晶锐fabia人情薄,似纸飘!!!-萤火小书屋

人情薄,似纸飘!!!-萤火小书屋


1第一章你怎么还不去死
夜凉如水。
“砰”的一声,房间的门被人从外面粗鲁地推开了。
被吓醒的乔小欢睡意全无地盯着眼前的男人,她还没有来得及说话,男人就爬上了床,压在了她的身上。
下一秒钟,她的双手被男人紧紧地抓住,随后,他扯下了领带紧紧地绑在了她的手上。
“每天那么多人死,怎么死的不是你!”莫子谦的声音仿佛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样,“车祸,服药,跳海,你最随便选一样啊!”
此刻,他的眼前似乎弥漫起一层仇恨的红雾,他的理智也一点点地被侵蚀。
熟悉的声音和气味让乔小欢稍微放下心来,但是,被他压在身下,脖子被他掐住,双手又被绑住,她的心里仍旧不安。
仿佛想要将心里所有的仇恨都宣泄出来,莫子谦松开了她的脖子,他动作粗鲁地掀开了被子。
看着她那曼妙的身躯解小亮,他的目光变得犀利,刻薄的话语从口中逸出:“穿这么性感给你的奸夫看吗?”
“你……放开……放开我……”乔小欢心里无比难堪,她神情痛苦地盯着犹如从地狱里来的复仇使者一般的男人。
这个该死的男人,每次喝醉了或者是在那个女人那里受了委屈就跑回来找她撒气。
结婚这两年来,她都不知道承受他多少次的怒火了。
“放开?”莫子谦漆黑如墨的眸子里有着嗜血的光芒,“这些年来,你不是想方设法地爬上我的床,求我怜爱你吗?我现在就如你所愿!”
话音刚落,他低下头,含住了她嫣红的唇瓣。
与其说是吻,还不如说是咬来得切实际。
“你放开我!你把我当成什么了?”衣不蔽体的乔小欢又羞又恼地瞪着他。
莫子谦的大手粗鲁地扯掉了她身上最后一件蔽体的衣物。
他的目光犹如淬了毒的利箭扫视着她的身体,以伤害她为乐。
“把你当成什么了?当然是名正言顺的泄欲工具末日侵袭,免费的妓、、女了,你该不会到现在还天真地奢望我爱你吧?”
说完,他毫不怜惜地往她的最深处冲了进去。
“啊——”乔小欢吃痛地喊了一声,可是,那样的声音只会让他的动作更加凶残。
两行清泪从她的眼角滑落,她泣不成声地哀求着:“我不过是爱上了你而已,我做错了什么你要这样羞辱我?”
“从你利用了爷爷让我娶你的那天开始,你就该知道,这不是羞辱,这是你应得的。这一切不会就这么结束的。”
莫子谦才一说完就张嘴咬住了她凸起的小红莓。
从那天开始,他对她就只剩下恨了。
“疼……”乔小欢浑身颤抖着,她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却也不能把他推开,“莫子谦,你杀了我吧。”
他明明是在对她做着全世界的夫妻都会做的事情,可是,除了深沉如海的恨意之外,她感受不到任何的爱意。
他只知道爷爷是因为不能和她奶奶共结连理所以把希望寄托在他们的身上,却不知道她这些年来爱他爱得痛彻心扉。
“杀了你就太便宜你了,报复一个人就是要让她生不如死。你让瑶瑶多痛苦,我就让你加倍体会!”莫子谦说着继续在她的身上肆虐。
“我恨你……莫子谦,我恨你……”乔小欢一边承受着他毫不温柔的索欢一边诉说着恨意。
“那你就恨吧,我不在乎。”
发泄过后的莫子谦眸子变得清晰了几分,他从她的身上起来,嫌弃地瞥着犹如破布娃娃一般的她,他从口袋拿出了一个药瓶,倒出一片药丸。
以为他要让她跟往常一样吃避孕药,乔小欢神情难堪地别过头,怎么都不肯张开嘴。
莫子谦没有理会她的抗拒,他用力地捏住了她的脸颊,强迫她张开嘴后把药丸塞进了她的嘴里。
乔小欢连连咳嗽。
莫子谦却像是没有听到她的话一样,他并不如往常一样离开,而是站在床边居高临下地望着她。
乔小欢正觉得意外,然而,下一秒钟,她的身体却有一种莫名的骚热感。
一开始,那感觉像是被蚂蚁啃噬,渐渐的,那感觉越来越强烈,身体里似乎有一把火在熊熊燃烧。
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莫子谦刚才让她吃的不是避孕药而是助兴的药,她恼羞成怒地呵斥:“该死的你让我吃了什么?!”
“以你的聪明怎么会猜不到我让你吃了什么?你不是爬上了我的床之后还不安于室吗?好好享受吧!”
讽刺地说完,莫子谦毫不留情地转身离开,任由被绑住了双手的她备受煎熬。
乔小欢用尽全身的力气咬住下唇,似乎只有这样她才能忽略体内的异样。
可是,她的身体里的火却是越烧越旺。
最后,她挣扎着从床上摔下来,连滚带爬地冲进了浴室里,在寒冬腊月任由冷彻心扉的凉水由头浇落。
她的脸上湿漉漉的,分不清楚是凉水还是泪水。2第二章我要让你偿命
乔小欢苍白着脸,浑身发抖地从浴室里出来。
一想到刚才莫子谦的无情与羞辱,她的心仿佛被人用最锋利的刀子一刀刀地割着,而她什么都不能做,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心在滴血。
“铃铃铃……”一阵突兀的铃声响起。
“小欢,宁心瑶要跳河了!”
“什么?”乔小欢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
回过神来,她换了身衣服,化了个淡妆,遮掩了自己苍白的脸色才出门去了。
出门的时候,天上已经下起了雨。
凶猛的大雨让乔小欢心里有些不安,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宁心瑶怎么会跳河呢?
宁心瑶都还没有把她从莫太太的位置上挤下来呢,她怎么舍得死?
“我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屈辱,我已经没有脸面活在这个世界上了。”坐在河边的围栏上的宁心瑶声嘶力竭地哭着中娃网。
“瑶瑶,你别做傻事!有什么事情我们好好说。”莫子谦小心翼翼地朝宁心瑶伸出手沈星辰。
这一瞬间,他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
他这一生真的亏欠宁心瑶太多了。
下了车的乔小欢目睹了莫子谦忧心忡忡的模样,一抹自嘲的笑容浮现在她的脸上。
那是她的丈夫啊,她乔小欢的丈夫!却对个不相干的女人百般柔情。
“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见到乔小欢出现,宁心瑶的神情变得无比激动,“就因为我撞见了你和顾凌风的奸情,你就要找人轮了我吗?七八个流浪汉,乔小欢,你怎么能这么恶毒?”
“什么?”莫子谦一脸错愕地望着乔小欢你我贷怎么样。晶锐fabia
他那仇恨的视线仿佛恨不得在她的身上瞪出两个窟窿。
“你还真是好样的啊!”他冷笑着嘲讽,“上次让人在我的车上动手脚没成功,你明知道瑶瑶的身体不好不能受到刺激,你又来陷害瑶瑶。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想要和顾凌风在一起啊?”
“我没有!”乔小欢努力地忽略他伤人的目光,她为自己辩解,却是徒劳。
“我说的都是真的!子谦哥哥,你知不知道,我差点就回不来了……”宁心瑶的手捂在了胸口的位置上犀利士,她的脸色苍白得犹如七月半的女鬼。
她眉心深锁,大口大口的呼吸,神情看起来有着说不出的痛苦。
“我没有做过她说的那些事情!”即使他相信她的机会很渺茫,她也还是忍不住辩解。
“是不是只有我死了才能证明我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宁心瑶神情变得激动,她恨恨地盯着乔小欢,厉声地说:“我知道你恨我,觉得我抢走了子谦哥哥的爱,所以你才想方设法地除掉我,可是我都要死了,不是吗?你还不放过我?”
“你胡说,我没有……”乔小欢气急了,她想跟莫子谦解释,可是,可是他压根就不看自己一眼。
雨越下越大,豆大的雨滴打在她的脸上,生疼生疼的。
多年前宁心瑶就说自己患了先天性心脏病,如果找不到合适的心脏移植,就会死掉。
可是这么多年都过去了,她却还是活得好好的,三不五时地在她和莫子谦之间兴风作浪。
即使她不止一次在心里期盼宁心瑶能像烟囱里的轻烟,消散于风中,这一瞬间,她还是本能地想要冲过去把宁心瑶拉回来。
“乔小欢,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冯天魁”莫子谦气急败坏地呵斥。
“你别过来,你过来我就……啊……”话还没说完,只听一声尖叫,宁心瑶就掉进了河里。
乔小欢站的方位,能够很清楚的看见宁心瑶是自己不小心脚滑,掉下去的。
可是,就算看见了又能怎么样呢?
“子谦哥哥,救我……”
“要是瑶瑶有个三长两短,我要你偿命!”莫子谦的声音冷得如千年寒冰。
大雨打湿了他的脸,乔小欢看不清他的神情,她就跟个木头一样,眼睁睁的看着莫子谦也跳进了水里,几番挣扎后,把宁心瑶拉回了岸边。
被莫子谦紧紧地搂在怀里的宁心瑶紧紧地咬住了下唇,她不断地发抖,不知道是冷还是身体不舒服。
“子谦哥哥,我好冷,我是不是要死了?”她紧紧地揪住了莫子谦湿漉漉的衣摆,我见犹怜。
“你忍一下,我马上送你去医院!”莫子谦不再看乔小欢,始终都没有。
他将宁心瑶拦腰抱起,走上了停在一旁的车子。
可是,偏偏,乔小欢就站在车头前。3第三章 你就撞死我吧
“莫子谦!你下来,我们把话说清楚。我没有做过她说的那些事情,我是清白的。”乔小欢张开双臂挡在了车前。
“滚开!”莫子谦阴沉着脸朝乔小欢怒吼。
如果再这么耽误下去,他真担心宁心瑶会心脏病发。
“我不走!”乔小欢站在雨中大吼,“我是清白的,你为什么就是不相信我?这些年来小杰克的攻击,我有多爱你,你难道不是最清楚的吗?”
雨水不断地打在她的脸上,她的身上,她知道自己在外人看来就是一个笑话,可是现在她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
如果她不解释,她和莫子谦的婚姻就真的走到尽头了。
“子谦哥哥,我疼……,我……我会不会……会不会就这么死掉了?”
宁心瑶一手捂住了胸口,一手紧紧地抓住了莫子谦的手臂。
她的胸口急促地起伏,嫣红的唇瓣也失去了颜色。
“你犯贱!”莫子谦眼中闪过一抹肃杀的神色,他朝乔小欢吼了一声就迅速地倒车,随后狠狠地踩下了油门。
电光火石的刹那,乔小欢本能地闭上了眼睛,她的眼前浮现的却是莫子谦愤怒的神色。
有一阵狂风从她的耳边呼啸而过,似乎有什么狠狠地撞在了她的身上。
如果她真的死在他的车轮下,那他这辈子都会记住了她了吧?
这样也好,呵呵。
“小欢!”
一道响彻天空的惊吼声从不远处传来。
乔小欢转过头去,发现许久不见的母亲竟然飞快地朝这边冲了过来。
同样察觉乔母出现的莫子谦迅速地打转方向盘。
他阴沉着脸,握紧了方向盘,车子从乔小欢的身边绕过,在暴雨中朝前疾驰。
“叭叭——”
汽车的鸣笛声响起,一辆车子以极快的速度朝乔母所在的方向冲了过来。
“小心!”
乔小欢惊恐地大喊一声,她想要冲到母亲的身边,然而,她的话音刚落,她的双脚仿佛被人用钉子钉在了原地,动弹不得。
“砰!”
乔母的身体犹如一道抛物线,被车子撞飞到半空中,狠狠地落在了地上。
“妈!妈!不要!”
那一瞬间,乔小欢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她的耳朵嗡嗡作响,根本听不清楚任何的声音。
反应过来后,她连滚带爬地冲到了母亲的身边,她紧紧地抱住不停地流血的母亲。
“妈妈,你撑着点,我送你去医院。”
她试图将母亲抱起来,然而,她却没能抱得动母亲。
“妈妈,妈妈……”
不管她怎么努力叫唤,母亲始终没有睁开眼睛再看她一眼。
她瘫倒在地,紧紧地抱住了母亲。
暴雨狠狠地打在她的身上,可是她却像是没有感觉到寒冷一般。
她附在母亲的耳边哽咽地说:“妈妈,我带你回家,我带你回家。”
乔小欢独自处理了母亲的丧事,期间,她冷静得可怕,甚至没有在众人面前掉一滴眼泪。
亲戚们都说她冷血,说她当初不顾母亲的反对硬要嫁给莫子谦就很不孝了,现在母亲死了她却不为所动,不感到悲伤简直就是枉为人女。
面对那些呵责,乔小欢也没有放在心上。
处理完了母亲的后事,她回到了母亲的住处。
两年前,母亲认为她嫁给不爱她的莫子谦并不会幸福,所以极力反对她和莫子谦的婚事张允贞。
当时的她仿佛被猪油蒙了心,铁了心地想要嫁给最爱的人。
她还记得自己当时斩钉截铁地对母亲说:“妈妈,你错了,我会幸福的,能嫁给他就是我这一生最大的幸福了。”
后来,母亲再也没有接过她的电话,没有见过她。
这两年来,她试图缓和和母亲的关系,可是母亲估计真的被她伤透了,她们母女的关系并没有缓和。
如今,站在结婚前和母亲住过的屋子里,她的心里空荡荡的。
家里的一切还是旧时的模样,她的视线落在了沙发上她曾经最爱的小熊布偶身上。
她慢慢地走到沙发旁,拿起了那个已经褪色的小熊,她的心仿佛被什么刺了一下。
她轻轻地把小熊搂在胸前,很快的,她在小熊的身上闻到了一丝熟悉的味道。
一开始她还以为是自己太过思念母亲以至于出现了幻觉太康天气预报,可是,当她再闻了一次,发现小熊上确实还留有母亲的味道。
一想到母亲平时就坐在这张沙发上看电视,怀里还抱着她曾经最爱的小熊,她的喉咙就一阵阵地发干发紧。
“妈妈……”
她轻轻地喊了一声,两行热泪从脸上滑落。
“妈妈……”
她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抱住了怀中的小熊。
她犹如受伤的小兽一般,把头埋在小熊的怀中,任由泪水染湿了小熊的毛发……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门外突然传来了开门的声音。
她恍惚地从小熊身上抬起头来,脱口而出:“妈,你回来了!”4第四章 后悔认识你
看着从外面走进来的人,乔小欢的笑容凝固在嘴角。
莫子谦站在门口看着由惊喜转为失望的乔小欢,他的心突然空了一下。
为了赶走心里奇怪的感觉,他大步地走到了乔小欢的身边皮祖强,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臂,说:“跟我回去地藏缘论坛。”
“不,我要等我妈妈回来。”
“你妈死了,不会再回来了。”
“你胡说!你别胡说,我妈妈一定会回来的。”
小熊上都还有妈妈的气味呢,妈妈怎么会不回来呢?
“乔小欢,你他妈能不能认清现实?你妈不会回来了!”莫子谦突然情绪失控一般朝她大吼。
面对他的怒吼,乔小欢整个人怔住了。
是她亲自把母亲送到殡仪馆的,母亲真的是再也回不来了。
意识到这一点,她的泪水犹如断了线的珠子,不断地往下掉。
“跟我回去。”莫子谦拖着乔小欢往外走。
他刚才得知她的母亲意外去世的时候,他也很意外。
得知她独自处理了她母亲的后事,他多少都是有些心疼的,毕竟,她的母亲是她唯一的亲人了。
“都是你!都是你!”乔小欢突然像发疯一样握起拳头往莫子谦的身上招呼去,“如果不是你要撞死我,我妈妈也不会突然冲出来,都是你!你把我妈妈还给我!”
她对他又打又抓。
很快的,他英俊的脸上被他抓出了两道血痕。
“乔小欢!”莫子谦握住了她的手,咬牙切齿地喊着她的名字,“你给我冷静一点!”
面对莫子谦的怒吼,乔小欢僵住了,她直直地盯着他,眼中带着一丝恨意。
“你少对我发疯了!”莫子谦气急败坏地说:“你以为我想要来找你吗?如果不是爷爷当初申明公司的重要决策需要你这个股东签字,我才不管你的死活呢!”
“呵呵……”乔小欢低低地笑了,她说:“你滚开,我不要见到你,也不要在什么鬼决策上签字,我只要我妈妈。你把我妈妈还给我!”
“疯子!”
莫子谦低声地咒骂了一句。
眼见乔小欢又要打他,他先发制人地用手刀狠狠地敲了她的脑后。
下一秒钟,她犹如泄了气的娃娃华军合创,瘫倒在他的怀里。
他眉心打结,神情复杂地看着她。
片刻后,他将她拦腰抱走了。
从自家床上醒来的乔小欢环视着昏暗的房间,有一种不知身在何处的恍惚。
一直站在窗边的莫子谦听到床上传来的细微声响,他转过头来。
发现她已经醒过来了,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他的神情变得轻松了一些。
“醒了?”
突然听到莫子谦的声音,乔小欢吓了一跳。
毕竟,他回家的次数真的是屈指可数啊!
莫子谦也没有理会乔小欢的沉默,他把一份文件放在她的面前,不耐烦地说:“麻利点,签字朗月笑长空。”
乔小欢看了看面前的文件,又抬起头来看看脸色紧绷的他,她喃喃自语一般地说:“你真的相信宁心瑶指控的那些事情?你真的觉得我会找人对付她?”
一听到宁心瑶的名字,莫子谦的脸色比刚才沉了几分。
站在床边的他居高临下地盯着乔小欢,沉声说:“我警告过你,让你别妨碍她的生活,别想着对付她,你都做了什么?”
面对莫子谦的呵责,乔小欢难堪地笑了,她仿佛没有听到莫子谦的警告,她说:“你知道她究竟是怎样的人吗?那天晚上她根本没有跳河,她不过是……”5第五章 去把野种做掉
“不过是怎样?”莫子谦打断了乔小欢的话,他厉声说:“我总妒忌我对她好,可是你不知道,我这条命都是她救的!没有她,我早就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乔小欢的心空了一下,眼神也变得空洞。
怎么会是宁心瑶救了他呢?明明是她……
她本能地想要解释,可是,他早在她的身上贴上了“谎话精”的标签,她再怎么解释在他的眼里都是狡辩。
“以后你如果再对付她,我绝对让你后悔认识我。”莫子谦继续警告。
“哈哈哈哈。”
乔小欢放声笑了出来,她喃喃自语一般地说:“不用等以后了,我已经后悔了。”
时间的流逝对她来说仿佛没有了意义。
一想到相依为命的母亲是为了救她才死的,她就恨不得一头撞死。
“签字!”站在床边的莫子谦居高临下地望着乔小欢。
乔小欢却像是没有听到他的话一样,连头都没有抬起来。
她这一生还真是一个笑话啊!她想要笑,却怎么都笑不出来。
突然间,她的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她捂住嘴巴冲进了洗手间里,可是,记不清多长时间没有吃东西的她只是吐出了一些酸水。
一开始她以为自己不吃东西弄坏了胃才会呕吐的,没有想到,呕吐太过频繁的她买了验孕棒才发现竟然怀孕了!
这个孩子来得真的不是时候啊,毕竟,她已经决定和莫子谦离婚了。
得知怀孕的刹那,她那犹如似水一般平静的心湖仿佛被投进了一颗石头。
不管怎样翡翠虎,这都是她和莫子谦的第一个孩子,她必须要把这件事情告诉他。
“怀孕了?”莫子谦神色阴沉地盯着乔小欢,他仿佛在压抑着自己的怒火。
“嗯,我怀孕了,怀了你的孩子。”乔小欢神色平静地回答。
“怀了我的孩子?”莫子谦的眼中多了一抹嘲弄的神色,“我一直盯着你吃避孕药,你竟然说你怀了我的孩子?”
愤怒的犹如秋天的山火,瞬间从脚底烧到了头顶。
“你不相信我?”乔小欢一脸难堪地望着他。
“上个月我亲眼看到你和顾凌风从酒店里出来谎言的诞生,你现在告诉我你怀了我的孩子儿童团团歌?”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和顾凌风是清白的。”
那天他的助理说联系不上她,所以她才急急忙忙地去找他,谁知道却意外地撞见了顾凌风。
“闭嘴!”莫子谦扯下了脖子上的领带,朝乔小欢扑了过去。
“你要做什么?”
乔小欢的话音刚落,莫子谦就用领带紧紧地绑住了她的双手。
说话的同时,他脱掉了身上碍事的衣物,分开她矜持的腿,最后,他狠狠地撞进她的身体里,似乎想要把心里的愤怒与屈辱全部都宣泄出来。
只有在她的身体里面,他才能清晰地感觉到她还活着而不是像之前那些天一样,犹如行尸走肉。
“孩子,别,别伤到孩子,放过我……”乔小欢胆战心惊地求饶。
“那样的野种死了才好!”
红了眼的莫子谦丝毫没有理会她的求饶,似乎只有在她的身上肆虐,他才能忘记她带给他的耻辱!
仿佛过了漫长的一个世纪,那非人的折磨才终于停止了。
虚软无力的双腿碰到地面的瞬间,乔小欢狼狈地摔倒在地上了。
可是,下一秒,她又挣扎着爬了起来,想要从莫子谦的身边逃走。
他简直就是魔鬼,为了孩子,她不能再呆在他的身边了。
察觉乔小欢的意图,莫子谦一把捞过她,直接用床单吧她包得严严实实的。
他把她扛在肩膀上,大步地往外走。
“你要带我去哪里?”
“去医院,把那个野种做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