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吉他solo人情练达蛋炒饭-小扎酒馆

人情练达蛋炒饭-小扎酒馆

隔夜白饭阿米达拉,略硬那种,准备好。再拿过来鸡蛋托尼厄德曼,几个没定数,看冰箱里的存货、米饭的量、待会几个人吃、再就是个人偏好。只再需要一点盐,油下锅,炒起,不必几分钟,一大碗蛋炒饭就可以做好。
这几天一时兴起,随性买了些食材,然后搭配做了排骨丝瓜汤、茭白山笋肉酱、芦笋烩腊肠风流特警,下厨下的不亦乐乎。然而我现在最想吃的是蛋炒饭。
我以前就思考过很久乌江鱼的做法,作为一个对天南海北、神州内外的食物,只要好吃都来者不拒的人,这所有吃过的饭菜种类里面,要挑一样此生挚爱的话我会选什么。就类似于那个经典问题问的:明天你要只身一人去荒岛,你带什么书?如果换成问我带什么食物,我的答案思考过后就是蛋炒饭,以后更加会是不假思索就能够确定是蛋炒饭。
这跟我从小就吃蛋炒饭有关,更确切的说,我从小就爱吃蛋炒饭。那时候我们会买猪肉肥膘回家年谊世好,切成片,放进热锅里熬出油,猪油冷却凝结后呈现琥珀状暑假七天乐。炒蛋炒饭的时候,用锅铲剐出一块,膏体一接触滚烫的锅就瞬间融化成透明瑞华果园,而在这个步骤之前,鸡蛋已经被打进小碗里,加了盐,用筷子搅匀,于是一等猪油刚刚化开九天雏龙,尚处于“热锅冷油”的阶段,郑安仪一小碗蛋液立刻倒进锅里,满厨房的香气简直要冲出门外。
胃和心不分家,而它俩又都跟从小的经历息息相关,记忆中的味道有强大的力量。从刚上小学就开始吃蛋炒饭,记忆里那几年几乎天天吃,有位跟我们家相熟的长辈还诧异地问我会不会吃腻,显然没有,也显然不会史圣是谁。上了高中我开始住校,学校食堂里也卖蛋炒饭,但放了葱花且鸡蛋搁的太吝啬,即便这样我也时不时去买美版鬼来电,买回来坐在宿舍院子里先花时间把满饭盒的葱花挑拣出来柯哲娴,想吃还不得忍着点罪。到了周末可以回家,楼下附近有户小饭馆,那边掌勺的是位老奶奶,蛋炒饭做的很到位,鸡蛋是那种一只手都盖不住的大,我一般会要3个零番队,外加好几大勺已经提前炒好的雪里红,这么一搭配又比普通的鸡蛋加白饭高级一个段位,加了雪菜后的蛋炒饭味道提纯了人间烟火气木吉他solo,吃了许久发现还有好几大勺的那种满足感能让我每周的学业压力瞬间得到纾解。
蛋炒饭的妙处不光在吃金亚荣,也在于亲自掌勺去炒,最少有两种炒法:
其一是把鸡蛋和白饭分开炒。先炒鸡蛋,哗的一下把蛋液摊到锅里赌霸天下,划拉几次,均匀受热后蛋液凝结成厚厚的金黄色块状;再炒饭,重点是把因为冷却而互相挤压变得过硬过紧的米饭从饭团变热变散;最后把炒好的鸡蛋再倒进饭上面,炒一炒。这种做法能更好的保持鸡蛋的味道雾都夜话。
其二是米饭、鸡蛋一切炒。先放米饭,也是弄热弄散之后,把搅拌均匀的蛋液迅速倒在米饭上,然后继续迅捷的搅拌翻炒,炒好之后你会发现几乎看不到鸡蛋的痕迹,只见米饭已经不是白色而是被裹上了一层薄薄的淡黄色。这种炒法呈现出来的作品比较好看,但太工整味道也没有第一种好,我很少采取。
蛋炒饭,这三个字道尽了这道食物的最基本的做法和食材浪漫雪加盟,但实际也是可以放别的配料的,比方说前文提到的雪里红(又叫雪里蕻或者雪菜)海瑟尔惨案,这雪里红是一切炒饭的绝佳配菜,我也曾加过榨菜碎、粉蒸肉、牛肉丁、尖椒肉丝少许,加这些都是可以的寡居的一年,只是一定切记不能喧宾夺主,蛋炒饭的主角永远是鸡蛋和米饭,其他的一切都不可以夺了主角光环。
既然自我定位为大俗人,我这俗还体现在喜欢在朋友来访时偶尔下个厨,因为潜意识觉得下厨是个很烟火气息浓重很有人情味的举动,但只有关系特别好的过来,我才会想到去做个蛋炒饭,不然要么就直接在外面馆子吃,要么即便是自己下厨,也必须得买了肉、青菜,再煮一锅饭,老老实实的招待一顿。
然而,对我来说,实在只有同吃一锅蛋炒饭,配上一罐辣椒姜末焖酱才是不足为外人道也的吃这方面的最大乐趣。
“你饿了吗?我炒饭给你吃。”
“要不要一起炒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