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电一体化专业前景人生是个笼子,每个人都被关在里面。别人观赏我们,我们也观赏别人,同时我们也观赏自己。-高福杰

人生是个笼子,每个人都被关在里面。别人观赏我们,我们也观赏别人,同时我们也观赏自己。-高福杰
人与人之间一生都在互相观赏,某个人的喜讯与丑闻,落魄与荣华,四周人尽收眼底。所有的人都像孔雀,身上长满故事勒东,一生中经历过的爱恨情仇,如同色彩各异的羽毛长满人生瓜蒌籽。孔雀这种鸟好像是动物园里最具观赏性的,人一点也不次于它们,好比《孔雀》剧本里的那三个孩子。人生是个笼子,每个人都被关在里面。别人观赏我们,我们也观赏别人,同时我们也观赏自己汤立斌。
为摄影师的顾长卫是为人所熟知的,从《红高粱》到《菊豆》狱中豪杰,从《霸王别姬》到《阳光灿烂的日子》结希丽奈,更有2000年的那部禁片《鬼子来了》,他的摄影风格总是在本土化的元素中翻新出先锋意识。
当他在2005年推出自己的处女作《孔雀》的时候,我们才发现,作为导演的顾长卫其实有着更加冷峻的面孔cadidl,这种冷峻不同于第五代导演对于民族性的剖析,而是用近似于欧洲文艺片的方式来讲述中国的逆鳞——文革。
如果说张艺谋的《活着》是通过无奈和苟且来讲述文革中小人物的匍匐总裁的情妇,
那么顾长卫的《孔雀》就是用逃离和压抑来释放七十年代一个普通河南家庭的年代图谱。
电影的叙事策略往往能够表达创作者的主观目的,本片在总的叙事上采用分段叙事模式。首先是姐姐的逃离意识,其次是大哥的困窘境况,最后是小弟的隐藏压抑,但是三段故事的出发点都是相同的,那就是电影中出现了三次的镜头——一家五口坐在走廊里吃晚饭。

这种放射型的电影叙事模式就像三束箭,由同一个地方射出,但是却前往不同的方向,而且三者越来越远,这是一种悲凉的暗喻,它所传达的不仅是一家人在一个节点上慢慢的分离,直到走向不同的道路,也企图说明,在文革这样一个大事件的节点上,身处中国内地的人们开始疏离,直至互相产生巨大的距离感。
姐姐的逃离
张静初饰演的姐姐高卫红就像《我的父亲母亲》中的章子怡一样,机电一体化专业前景带有天生的倔气,但是她却是独一无二的文革中人,她也是高家五口人中最早觉醒的人,不管是最开始想当伞兵,还是后来企图学音乐、认干爸,都是她对于家庭的逃离杨乐意,又或者说是对于文革氛围中冷漠肃杀的逃离。


而我们在观影中,也会注意到一个非常重要的现象,那就是人物对话少得可怜,这种环境的营造和文革中人们之间沟通的缺失是少不了的。人人都在言论禁忌中度过,高家自然不能幸免,而在大儿子高卫国从小患脑病,智力有问题,父母对他过于偏爱的情况下,姐姐高卫红和弟弟高卫强都成为了父母忽视的一隅草体字转换器。而对于一个生性敏感、性格执拗的女孩来说,这种自小的被忽视成为她做成一些列看似反常、不可理解的事情。


首先是先后辞掉了托儿所和制药厂的工作,再是偷母亲的钱买烟酒送人,但是扔到河里,中间还为了索要降落伞的事情不惜在陌生男人面前脱裤子、暗示性交易,最后干脆为了摆脱工作和家庭,随便找个男人就结婚了,而最终她却又再次离婚童子尿煮鸡蛋,回到娘家。从姐姐高卫红这一系列的事情来看,她就是一个极力脱离那个时代的禁锢,但是却从来也没有逃离出去的悲剧人物。
哥哥的困境
大哥高卫国的困境主要是身体上的缺陷造成的,脑病的原因,让他身体异常肥胖,而且智力和反应力也和常人不同,这个人物形象其实也是一种暗示,那就是反常历史环境中诞生的反常人物。他生活上不能自理、情感上虽然有需求,但是却不能实现,更别说在工作上能力缺失,在冻肉厂差点冻死人就彻底否定了他的社会交际能力。

而电影中最动人心魄的一场戏也是在哥哥的部分讲述的,那就是弟弟高卫强企图毒死哥哥的那场戏,这场戏的精彩不仅在于人性目的的黑暗,更在于它揭示了家庭中四个人对于哥哥态度。弟弟当然是打算直接毒死他,而姐姐看到弟弟下药在水中后,直接倒在地上,父亲看到姐姐倒完之后,默默地转身走开,而母亲则在第二天吃饭的时候,把弟弟下的毒药让大鹅喝了下去,全家则在大鹅的抽搐挣扎直至死去中震颤观望。
弟弟下药

姐姐倒药

父亲走开

母亲毒鹅
这种完全用镜头说话龙鳞甲防弹衣,而放弃人物台词的大胆尝试,对于影片的深度来说,无疑大大加分。

而对于哥哥是否是真傻,只要留心电影中的细节,就能发现,他是有自己的一套生存法则的,为了自己的爱情,对母亲使用激将法,为了回避借债的小混子,用以前赢来的烟作为借资。吴幼坚

这样的心机可不能简简单单用一个“灵光乍现”就能解释。他就是那种在困境中依然能够生存的愚昧市民,尽管活的不那么如意惬意造句,最起码,他是大困境中的小幸运者,这点比姐姐高卫红要强的多。
弟弟的压抑
对于弟弟这个人物,我们作为观影者皮卡堂卖号吧,其实所有的视角都是通过他来窥视的,不要忘了,这部电影的讲述者就是弟弟高卫强。
弟弟的压抑或者说自小的被忽视可以说是必然的,有一个傻不拉几大胖子哥哥,但是能得到父母最多的宠爱,有一个虽然有些拎不清、过于执拗的姐姐,但是她总能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让全家人都能注意到她的存在,而弟弟自己呢?他在生存上得帮父母照顾哥哥,从后来他帮哥哥在澡堂洗澡就能看出潘凤吧,而在精神上,则是依赖姐姐,从他贡献自己所有的钱让姐姐能够当上伞兵,到后来帮姐姐买那本禁忌的《性知识手册》,都能看出对于姐姐的依赖。

但是他其实是全家感情最敏感的人,电影中发生的两件事情最能说明他的敏感和压抑。一件是哥哥送伞,他因为怕被嘲笑而不认,直到后来为了证明自己和哥哥不是兄弟关系,在全班同学面前刺伤哥哥,而为了能够挽回自己的颜面,更是让姐姐的朋友果子装作警察冒充自己的哥哥送伞,这件事让他彻底失去了全班同学的尊重,这也是他离家出走的一个原因;第二件则是他因为在纸上画女同学的裸体画被父亲发现,失去了父亲的希望,成为离家出走的导火线。


不认哥哥是因为他压抑家族虚荣的心理,暗自画裸体画则是因为他压抑青春期性冲动的心理,这种压抑成为了他整个青春时期的阵痛。

孔雀开屏之后······
当三人的青春结束之后,他们却已经步入中年,进入到八十年代文理双修2,一个可以让自己“开屏”的年代,然而他们的青春已经错过了。

姐姐离婚之后珊瑚颂简谱,回娘家过活,从结尾她和老父母一起呆傻地看着电视就能发现,她已经失去了当年骑着自行车拖着降落伞在大街上飞扬的光彩了,尽管最后她因为遇到当年的男伞兵而一时容光焕发,但是结尾部分在菜摊前的失声痛哭,已经告诉我们:她再也回不去了。

而哥哥和弟弟呢?哥哥和一个有腿疾的农村姑娘结婚了,做了小本买卖,弟弟则在离家出走之后,从外地带回来一个有孩子的女人,凑合着过日子,他们也只是大时代中的两个平凡人。



电影以一个颇为有意思的镜头中结束,兄弟姐妹三人拉着自己的伴侣分别从公园中孔雀的面前走过,都想让孔雀开屏,但是却都失败了,而当三对走过之后,孔雀却灿烂地开屏了天朝王国,但是他们却再也看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