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双江背景人民的名义-剧情分析610-康神世纪董事神女哥

人民的名义:剧情分析610-康神世纪董事神女哥


第6集 李达康新闻发布会慷慨陈词 侯亮平为陈海回汉东代局长
郑西坡一再表示,李达康承诺替大风厂职工免费聘请律师,解决大家的股权纠纷,郑西坡讲得言之凿凿,蔡成功却如惊弓之鸟一般,他使劲拉低帽檐,低头环顾四周,小声地和郑西坡说出自己的担心,李达康之所以这么承诺就是为了引自己出洞,他才不会上当。临走蔡成功交给郑西坡一张银行卡,里面有十万块钱,让他分给受伤的工人们,郑西坡问他厂里的订单做完了,以后该怎么办,因为李达康承诺会迁厂再建,蔡成功根本不相信也顾不上回答,低着头匆匆离开。 蔡成功刚走,警察小雷就来这个店里送他的协查通报,从郑西坡口中得知蔡成功刚走,小雷只好带郑西坡回警局作笔录。临走,小雷嘱咐郑西坡,下次见到蔡成功一定记得通知他们。 与此同时,李达康的短会也接近尾声,最后的问题是下岗职工的安置问题,李达康得知蔡成功和高小琴曾经有过补充合同,明确指出不安置工人,李达康觉得这里面一定有问题,怀疑蔡成功有勾结山水集团转让股权的嫌疑,李达康提出对此事要严查。说完,他又匆匆赶往大风厂事故的新闻发布会。 秦思远一再劝慰侯亮平,是陈岩石亲自配合季昌平对车祸做的调查,确实是货车司机醉酒驾驶,只是一场普通的车祸,没有任何疑点。侯亮平依然坚持自己的判断,陈海出车祸的前一刻还和他讲担心打草惊蛇,侯亮平认定陈海就是被害,司机怎么可能早晨8点就醉醺醺的,尽管秦思远告诉他司机是前一天晚上醉酒,可是侯亮平觉得一定是有人利用了这个酒鬼,他坚持要去汉东找线索。 秦思远担心他单独去汉东调查,根本不可能查出真相,秦思远考虑再三,决定让侯亮平代替陈海,去汉东做反贪局代理局长,这样就能名正言顺地调查此案,况且侯亮平对汉东比较熟悉,查案子方便,侯亮平信誓旦旦地表示要查出真相,给陈海一个交代。其实,侯亮平大学毕业以后和陈海一起分到汉东检察院,后来因为和老婆钟小艾两地分居,他才调回的北京,最后,秦思远让侯亮平回去和钟小艾商量。 李达康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大风厂一一六事件是两家企业之间的经济矛盾冲突,不是网上传言的什么强拆,血拆。这样的事情今天不会发生,以后也绝不会动用警力强拆。记者们纷纷举手提问,李达康都一一回答,他指出大风厂这样的经济纠纷在任何社会,任何国家都有可能发生,况且我们国家现在正处于经济高度发展期,也处于矛盾爆发的集中区,我们不能因噎废食。有记者问李达康什么是公平与正义,李达康斩钉截铁地回答:公平与正义我们政府坚持不懈的原则,依法处理遇到的贪腐问题,政府一如既往地站在弱势群体一方,为他们争取最大的权益。记者踊跃地提问,李达康都侃侃而谈,对答如流。最后有记者问到大风厂事件和出逃的丁义珍的关系,李达康义正言辞地表示政府已经派工作组已经进驻大风厂,会妥善处理好大风厂股权纠纷,对丁义珍已经发出了红色通缉令。政府目前要做的就是有腐必反,有逃必抓。李达康的慷慨陈词回荡在发布会的每一个角落,记者们对他心服口服。 侯亮平请钟小艾喝咖啡,把自己要去汉东当代理局长的事告诉她,钟小艾很吃惊,她坚决不同意,侯亮平坚持要回去,他不能让兄弟不明不白地躺在医院里,说到陈海可能再也醒不过来,最好的结果可能是植物人,他们俩的眼圈都红了。侯亮平自责地表示,如果不是自己找陈海协助办案,他不可能出事。钟小艾很清楚,自从陈海出事,侯亮平就一直心神不宁,做梦还总是喊陈海的名字。钟小艾很心痛,她左右为难,她做纪委工作多年,深知那些犯罪分子的阴狠和狗急跳墙,她担心那些人能如此对待陈海,也能对付自己的丈夫,想到这些,钟小艾的眼泪夺眶而出。侯亮平看老婆这样,他的心里充满了对她和儿子的歉疚,可转念一想,如果当初侯亮平不调回北京,那现在躺在医院里的就是自己,陈海也会像他一样,不顾一切去追查到底,因为他们是兄弟。最后,侯亮平和钟小艾说起当年在陈海家过中秋的往事,想起如父亲一般的陈岩石,钟小艾哭得泣不成声,最后她同意了侯亮平的决定。 陈岩石在医院陪儿子陈海聊天,以前儿子总是工作忙,现在躺在病床上爷俩可以好好聊聊了,陈岩石看着纹丝不动的儿子,他眼睛一酸,强忍泪水,只是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和儿子讲起自己在战争年代冒着枪林弹雨,奔走在生死线上,其实他也遇到过危险,也遭到过暗算,但是他不后悔,为自己激情燃烧的岁月骄傲,陈海是他的儿子,所以也不会后悔自己的选择。陈岩石看着紧闭双眼的儿子,他安慰自己,儿子就是累了,等休息够了就会起来的,因为还有好多事等着他去做。说到这些,陈岩石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悲痛李双江背景,抚摸着孩子一动不动的身体,不禁老泪纵横。 第二天,秦思远叫来侯亮平,告诉他钟小艾已经明确表示服从支持组织安排,只不过她很担心丈夫的安全,秦思远承诺会保证侯亮平的安全,侯亮平看领导和老婆都这么支持自己的工作,发誓一定会把汉东的天捅个大窟窿。侯亮平回家后做了几个拿手好菜给家人吃,表达自己的感激。 警察小雷来到郑西坡家找“爱哭的毛毛虫”,郑胜利忙陪着笑脸让小雷坐下,因为郑胜利转发了大风厂放火,强拆还有污蔑高育良的帖子,涉嫌犯罪,郑胜利很清楚,单贴转发超过五百条才是犯罪,他是三个帖子加一起超过五百条,不算违法。小雷问他怎么认识的“扫除一切害人虫”,这个害人虫是不是北京人,郑胜利告诉小雷他们是在网上认识的。郑西坡对儿子的行为很不齿,反倒希望他被警察抓走。 小雷离开以后,郑胜利威胁郑西坡不会给他出书的资金了,他在网上转帖是帮大风厂摇旗呐喊,还口口声声称要改行办教育,改名郑乾。而且放火,拆迁这些造谣的帖子他只是转发,不是他的原创,郑西坡嘱咐儿子老老实实地,不要再惹事,现在是法制社会,警民一家,说到这里,郑西坡突然想起蔡成功给他的十万元钱的银行卡,他起身要赶去医院慰问伤员,郑胜利看到银行卡,灵机一动,让郑西坡留下当自己退股的股金,任明廷郑西坡坚决不同意,这些是给伤员的,他不能侵吞,不能辜负蔡成功对自己的信任。 陈岩石从医院回家,看到满院子的花鸟,得知都是下面的干部送来的,他很清楚这些都是冲着讨好小金子沙瑞金的。陈岩石很生气,他给省纪委田国富打电话,让他把这些花花鸟鸟造册登记,全部拉走,田国富笑着让他送给养老院,陈岩石让老伴赶快去找钱院长拉走,可是这么多的花鸟,养老院也养不了,他看着这些别扭,心情沉重,甚至有点心灰意冷,本来应该是很美很香的鲜花,如果被人利用当成腐败的交易品,就完全变了味道。 正在这时候,祁同伟兴冲冲地来了,他热情似火,让陈岩石浑身不舒服,祁同伟殷勤地要帮他们扫院子,陈岩石看着眼前这个低三下四的小伙子,他很不自在。祁同伟继续殷勤地讨好陈岩石,口口声声要汇报工作,称赞陈岩石的出手相救,自己才不至于出洋相。祁同伟竟然像个小学生一样,搬了一个小凳子,靠近陈岩石的身边,毕恭毕敬地要想听他的教诲,然后假装不经意,随口问到陈岩石为什么管沙瑞金叫小金子,老伴解释说看着沙瑞金长大的,陈岩石急忙岔开话题,祁同伟见状悻悻地又去菜园里翻地,陈岩石看着眼前这个机关算尽的年轻人,不禁不寒而栗,他无语。 这时候,沙瑞金来养老院看陈岩石和王馥真,三个人一见面,亲亲热热寒暄着一起进屋了,祁同伟怔怔地站在菜园里发愣。
康神世纪董事神女哥:Etdm628
第7集 沙瑞金和陈岩石促膝长谈 市局和省厅争相抢蔡成功
沙瑞金盛情邀请陈岩石夫妇去自己的住处看看。 祁同伟还在继续卖力地翻地,看到沙瑞金他们三人有说有笑地出门,他本想凑过去和沙瑞金打招呼,没想到陈岩石只是冷冷地告诉他记得早点回去,然后就离开了,沙瑞金甚至都没正眼看他一眼,祁同伟看着他们的背影,心里说不出的酸楚。 其实,陈岩石一转身就和沙瑞金说起祁同伟的聪明,他之所以到这里殷勤地干活,就是做给沙瑞金看的,又讲起其他干部投其所好送来的花花鸟鸟,害得养老院无力承担,反倒给陈岩石索要鸟食爱的太晚,沙瑞金无奈地微笑。 侯亮平和家人一起吃晚饭,庆祝自己高升,钟小艾却一脸的凝重,侯亮平看出老婆的不悦,使出浑身解数来哄她,他嘱咐儿子侯浩然要照顾好家里的两位女士。饭后,侯亮平继续讨好钟小艾,让她闭上眼睛,儿子和外甥女拿出侯亮平给老婆买的衣服,钟小艾认出是自己放购物车里一直没舍得买的那一件,她很欣慰,也深深懂得侯亮平是为了讨得自己的开心,她穿上衣服很漂亮,一家人和乐融融地合影。等孩子们都睡觉了,侯亮平开始收拾行李,钟小艾拿出一个装钱的信封,让侯亮平给陈海父母带去,她心疼地嘱咐侯亮平,到了汉平要学林黛玉初进大观园一样,不多说一句话,不多走一步路,要保证自己的安全,不要逞强做孤胆英雄,侯亮平让老婆放心,自己会注意的。 沙瑞金让食堂的师傅做了饭菜招待陈岩石他们,沙瑞金首先代表前省委书记赵立春向陈岩石道歉,因为年龄问题让他错失了好多年的副部级待遇,陈岩石对这些不在乎,他认为对不起党和人民才是大事。因为说到赵立春,王馥真就一肚子的气,汉东的干部队伍就是被赵立春带坏了,陈岩石也认为赵立春是干部腐败的根源。沙瑞金认为眼下最重要的问题就是教育干部,老百姓之所以对政府不满意,不信任,归根结底就是干部队伍的腐败,让百姓寒心。老百姓的心里都认为无官不贪,腐败就像是癌细胞,侵蚀着党的干部队伍,所以只有刮骨疗毒,才能彻底惩治腐败。就连最普通的收费员都会利用小小的职权,为自己谋一点蝇头小利,如此恶性循环,最后的结果就是本来正规渠道就能办的事,必须得送礼。说到这些,沙瑞金不禁苦笑,陈岩石很怀念以前的日子,那时候党员干部都很清廉。沙瑞金激动地表示,反腐会让官不聊生,如果任由其泛滥,结果就是民不聊生。 沙瑞金让陈岩石给他讲讲大风厂事件,陈岩石说那都是腐败结的恶果,山水集团的高小琴白手起家,几年时间就达到了几百亿资产,如果不是高小琴和丁义珍关系好,她就拿不到大风厂的地,高小琴用五千万得到了大风厂价值十亿的地,其中工人们的股份占到百分之四十。沙瑞金听完很吃惊地表示,这分明就是强取豪夺,所以工人才闹事。 蔡成功一直在小心翼翼地东躲西藏,人明显瘦了一圈,满脸的胡茬,憔悴不堪,他很清楚此时能保护自己的只有侯亮平,他环顾四周,确定安全,才躲进公用电话亭给侯亮平打电话。他害怕自己的手机被监听了,他告诉侯亮平有人要抓他,而且一一六事件与他无关李大勋,那天他准备和陈海举报,可是没敢去见他。当侯亮平告诉他陈海第二天就出车祸,到现在还一直昏迷,蔡成功非常害怕,他担心自己也会有这么一天。正在这时候,远处来了巡逻的警车,蔡成功立刻挂断了电话,悄悄离开。 饭后,陈岩石说起蔡成功,他很有心计但是人不坏。沙瑞金认为所有的问题都出在丁义珍身上,他的出逃掩盖了真相,丁义珍有可能是经济犯罪的窝案,他背后的不是一般人,一定是大权在握的高官,沙瑞金觉得陈海车祸很蹊跷。说到这些,王馥真哭得泣不成声,她一直觉得儿子是被害的,可是不敢说。沙瑞金保证不能让这事不明不白的结案,一定要查清楚。尽管陈岩石一再表示自己看过证据,没有问题,沙瑞金还是坚持要请刑侦高手来调查此事。 随后,沙瑞金送陈岩石他们离开,提醒陈岩石记得给省委班子上课,但是不能说自己小时候的糗事,他们有说有笑地离开了。 高育良和祁同伟在闲聊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件,他们猜不到谁会害怕丁义珍落网,据说李达康爱人欧阳菁和丁义珍走得很近,那李达康会不会给丁义珍通风报信又安排他出逃的人?陈海车祸真相又是怎么样?最后,祁同伟准备接陈海回公安医院治疗,那样的话不但便于抢救,还能好好照顾他。高育良很心疼自己的学生,也很惋惜如此优秀的干部就这么倒下了,即使陈海成了植物人蓝心网,也绝不放弃对他的治疗。 侯亮平接完蔡成功战战兢兢打来的电话,他很奇怪,他不明白为什么他们要抓蔡成功,又到底害怕他会举报什么。这时候,秦思远来侯亮平家,他叮嘱侯亮平,明天去汉东反贪局任局长,一定要谨慎,不要义气用事陈杏衣,但是也不要怕事,要忠于国家和人民。正在这时候,蔡成功又来电话,侯亮平按下免提,蔡成功说要来北京找侯亮平举报李达康老婆,他曾经向她行贿两百万,李达康知道他要举报,正派京州市公安局的人在到处抓他。侯亮平知道此事的严重性,让蔡成功告诉所处的位置,他派人去接他。秦思远深知此时此刻双方都在争分夺秒,侯亮平给高育良打电话,告诉他蔡成功在建设北路125 号咖啡馆,高育民让祁同伟去办,祁同伟有点犹豫,因为举报的是李达康的爱人,他担心会失去李达康作为常委对自己的投票,高育良劝他不要患得患失,他只好回去布置。高育良明白,一定是侯亮平得到了某个重要线索,北京对汉东如此重视,李达康主政的京州又出了那么多事不浪漫的罪名,他即将接任省长的传闻恐怕也只能是传闻了。 与此同时,京州市刑侦队长王国风向赵东来汇报,半小时以前蔡成功出现在建设北路,该片的民警已经出动,正在盘查。此刻,蔡成功正躲在咖啡馆里,突然有人过来称是他朋友派来保护他的,蔡成功跟着那人走了,等到了车前,蔡成功又犹豫了,借口去拿拉下的包,悄悄溜走了。他已经恐惧到草木皆兵,等那两个人明白过来到处找蔡成功的时候,他已经回到他表弟的车里。 侯亮平给孩子盖好被子,搂过沙发上的钟小艾和她闲聊,说起儿子家长会被数落,两个人相视一笑,他们俩都曾经是学霸,孩子却不随他们。正在这时候,蔡成功用他表弟的手机又来电话了,侯亮平才知道他没有和公安厅的人一起走,蔡成功早已成了惊弓之鸟,他让侯亮平派人去大龙山拆车厂找他。侯亮平又给祁同伟打电话,让他去接蔡成功。此时,赵东来和王国风也监控到蔡成功没有坐上公安厅的车金廷恩,他们也猜到蔡成功去了拆车厂,立刻给大龙山派出所打电话,让他们去了解情况。 蔡成功把车轱辘摞起来,他钻到那里藏起来,并且让表弟用座机给侯亮平打电话,让他来这里接自己,市局派来的人在拆车厂没有发现蔡成功,他们就躲起来。侯亮平接到电话,又把蔡成功的具体位置告诉了祁同伟,遭到了祁同伟的埋怨。很快,祁同伟派的人将蔡成功接走了,赵东来得到消息,一早给李达康打电话汇报此事,李达康听完很生气,要赵东来去和祁同伟理论。 高育良在吃早饭,夫人吴老师和他说起祁同伟最近明眸善睐,顾盼生辉,高育良也发现祁同伟一心就想往上爬,一点责任心都没有,他在向决定自己命运人靠拢,相比之下高育良和吴老师更喜欢侯亮平和陈海这两个学生。 一早,侯亮平就飞到汉东,他直接到医院来看陈海,隔着门他看到自己的兄弟一动不动躺在那里,非常痛心,强忍住泪水,他在心里默默地发誓,一定要接起陈海未完成的重任,将坏人绳之于法。侯亮平把钟小艾让带来的钱给陈岩石,加上季昌明一再劝说,老两口只好先收下了。
康神世纪董事神女哥:Etdm628
第8集 陈岩石常委会上讲党员特权 侯亮平初到汉东任职遭冷遇
一早,赵东来就来到祁同伟的办公室,询问蔡成功是不是让省厅控制了,祁同伟假装不知道,赵东来亲眼看到省厅的车拉蔡成功出来,祁同伟赶忙打电话给刘处长询问是哪个部门从大龙山拆车厂抓的蔡成功,调查清楚后汇报给他,赵东来不相信祁同伟不知道,他示威地宣称要向李达康汇报,省厅的车之所以半夜去拆车厂是为了买零件,或者是巡逻等不找边际的话,祁同伟赌气地让他随便。两个人你来我往,针锋相对,但是祁同伟的心里早已经追悔莫及,他听高育良的话帮侯亮平保护蔡成功,就是要和李达康撕破脸的节奏,省委研究人事干部的会议今天就要开了,实在没有必要在这个时候得罪一位省委常委。 常成虎因为借用警车假冒警察的罪名,被押在看守所。面对李队长的询问,他一直嬉皮笑脸地狡辩,称时间紧任务重,自己也没办法,当问到从哪里借的警车,他竟然满不在乎,洋洋得意地称是丁义珍向光明区公安分局借的,李队长知道,分局的程度局长是他表哥,他没有必要借别人的警车,他继续胡搅蛮缠地与李队长他们周旋。 侯亮平在医院看完陈海出来,季昌明直接带他到省委来见沙瑞金,沙瑞金笑容可掬地和侯亮平说抱歉,他一下飞机就被自己叫来谈工作,又说他和侯亮平都是刚到汉东,对这里的情况要尽快熟悉掌握,他到任二十三天的时间,一直在下面搞调研,没想到汉东发生了一系列的事件,这些都是给自己的见面礼,他只好照单全收。并对侯亮平的雪中送炭,表示真诚的欢迎。他对检察院的工作要求就是上不封顶,不管查到多大的领导,绝不姑息,一查到底。下不保底,即使苍蝇也一样要拍,否则不但恶心人,还影响社会风气。不管是现在的丁义珍,还是历史遗留问题都要查,那些腐败掉的干部,只要证据确凿,依法处理,不管他是哪一个团伙,哪一个山头。季昌明代表检察院向省委表态,以后检察和反腐的工作,都会坚决落实省委和沙瑞金的指示精神。最后沙瑞金关切地嘱咐侯亮平,如果遇到什么问题与困难,直接来找他。说完,他就急匆匆地赶去开常委会了。 侯亮平觉得沙瑞金很有性格,说话随和却不失原则,让他产生了一种亲近感和信赖感,沙瑞破例见他也就是一个震慑贪腐的信号。 常委会开始前,李达康很激动地找高育良汇报,京州市局想抓蔡成功,却被人藏起来了,高育良说明蔡成功和一一六事件无关,李达康嗓门一下就高起来,他激动地称即使那件事与他无关,但是他和丁义珍的贪腐案有关。高育良继续心平气和地说明检察院反贪局会好好查蔡成功的,李达康追问高育良是不是给检察院下命令了,高育良称自己没有权利干涉司法公正。两人针锋相对,结果不欢而散。 沙瑞金上任后的第一次常委会开始,沙瑞金表示汉东省在全世界面前做了群体事件的直播,他觉得丢人,脸上无光。李达康马上出来检讨,沙瑞金打断他,继续讲,他经过初步判断,一一六事件不是单纯的经济纠纷,这是干部腐败引发的暴力事件,干部的腐败行为激化了矛盾。赵德汉家里搜出2亿多现金,涉及到的丁义珍又贪了多少?和他沆瀣一气的人又贪了多少?没有贪赃就没有枉法,这次大火三十八人受伤,其中两人重伤,这些一定要严查,不管牵涉到哪个干部和部门,一定要给老百姓一个交代。沙瑞金说起汉东的历史,可以媲美上海等大城市,但是有些干部却远低于一般国民素质,他们严重地脱离群众,群众不答应,不满意,这是自己调研期间看到最痛心的事实,素质低劣的干部领导工作,是很严重的渎职,所以教育干部,提高干部的整体素质是很有必要的。 沙瑞金把陈岩石请出来,给大家讲历史,讲怎么做一个合格的共产党员。陈岩石首先说起自己为啥入党,怎么入党,当年云城之战的时候,自己才十五岁,为了入党虚报了两岁,因为不是党员就没有资格背炸药包,他就为了这个特权,积极地申请入党。他清楚地记得1945年6月8日是自己入党的日子,第二天就和日伪展开最后决战,那天的战事非常惨烈,鬼子的炮火凶猛,战士们伤亡惨重,他的入党介绍人沙振江带领尖刀班的党员一起炸碉堡,他们奋勇向前,爱最后的生死十分钟,五个尖刀班战士都倒在血泊之中,沙振江身上被炸出六个大窟窿。最后时刻陈岩石代班长继续扛炸药包往前冲,眼看着战友在自己身边一个个倒下,陈岩石拼尽最后力气,炸毁了鬼子碉堡,为大部队取得最后胜利扫清了障碍。当说到尖刀班16名战士参战,牺牲了9人,7人负伤的时候,陈岩石老泪纵横,往事历历在目,他清楚地记得顺子死的时候才刚刚15岁,入党也才一天。陈岩石告诉大家,那时候这样的人很多,那些扛着炸药包的党员,用生命和献血实现了自己的入党誓言,陈岩石精彩的讲述让大家不由自主地开始鼓掌,陈岩石为了取得党员特权,却又因为年龄问题失去了晋升副部级的待遇,但是和那些牺牲的人比,他已经很幸福,他斩钉截铁地表示自己从不后悔,他为能拿到这个特权骄傲和自豪。他的慷慨陈词又一次赢得了与会人员热烈的掌声。沙瑞金的眼里泛着泪花,大家也都被他的讲述激励,感动,最后,大家怀着崇敬的心情目送陈岩石离开会场。 随后,沙瑞金讲现在的党员干部只知道争钱和权,就因为自己来汉东任职,陈岩石就收到了很多的花和鸟,如果陈岩石喜欢动物,那老虎和豹子也是会有人送去的。 从省委大院一出来,侯亮平就问季昌明什么山头和团伙,季昌明告诉他,汉东的情况很复杂,侯亮平就属于高育良的汉大帮,因为他们都是汉东大学政法系毕业的,李达康是秘书帮,因为他曾经当过前省委书记赵立春的秘书。侯亮平若有所思,随后他就急着要见蔡成功,马上投入工作。季昌明不同意他的做法,因为省委对他任命的正式文件还没有下达,他不能办案。侯亮平很固执,季昌明不由分说拉着侯亮平去反贪局和同事们见面。 果然,侯亮平受到了冷遇,得知他的任职文件还没有下来,尽管季昌明一再解释沙瑞金已经和侯亮平见面,并且安排了工作,可以特事特办,大家依旧对他很冷淡,不理不睬。以陆亦可为首,她担心侯亮平的到来会将陈海挤走。当侯亮平说到办案的时候,吕梁第一个反对,他以看病为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侯亮平看他们都有情绪,也很无奈,只好劝说大家趁机去治病,就连一向活泼可爱的林华华对他也很抗拒。周正看侯亮平来了这么久连口水都没喝,就去给侯亮平倒水,却遭到陆亦可的训斥。当侯亮平说起自己最讨厌加班,以后也不会让他们加班的时候,大家的情绪开始激动,林华华首先站出来支持侯亮平,侯亮平趁机让陆亦可去省公安厅招待所带回蔡成功,陆亦可冷笑着拒绝,并和侯亮平针锋相对地辩论,侯亮平只好给祁同伟打电话,让他把蔡成功送来,祁同伟不敢,因为李达康的人一直在盯着,担心他们会趁机抢人。侯亮平坚持要在反贪局自己的审讯室里办案。陆亦可听他这么说,决定去和市局抢人,随后陆亦可带周正离开了。 其实,陆亦可看到侯亮平生气,一是想起上次他欺负陈海的事,二是她恨上面的领导,他们之所以派来侯亮平,是以为陈海好不了了,周正却觉得侯亮平是来为陈海报仇的,陆亦可知道侯亮平能理解自己的心情,她一定会好好协助他办案。
康神世纪董事神女哥:Etdm628
第9集 李达康和高育良唇枪舌战 李达康为大风厂善后摊派
祁同伟特意打电话告诉赵东来,蔡成功被安排在省公安厅招待所,接着又给李达康的秘书小金打电话,再三恳求他替自己在李达康面前说好话,希望李达康不要误会,他是迫于无奈才帮侯亮平看管蔡成功的。随后祁同伟又通知手下的干警不管检察院和市局发生怎样的冲突,都不许搀和。祁同伟安排完这些,他才稍稍松了一口气,他很清楚今天的常委会上将讨论他升职副省长的问题,他不想失去李达康这至关重要的一票,所以想尽办法来补救。 此时,沙瑞金正好在会上说起祁同伟很卖力地帮陈岩石翻地的事,他随口调侃称祁同伟可以评选劳模了,引得大家哄堂大笑。高育良听完,不禁眉头紧锁,没想到李达康第一个站出来回应,他激动地讲,首先他对祁同伟没有任何的误会,他可以很负责的和大家说,祁同伟就是靠吹吹捧捧上去的,他刚讲到当年自己在市委秘书一处的时候,高育良立刻打断他的话,提醒要李达康讲明他当时是市委书记赵立春的秘书。李达康很坦率地承认,这没有什么可隐瞒的。随后李达康又继续讲,那时候祁同伟是公安局政保处的处长,当时赵立春要回乡上坟,李达康和祁同伟陪同,没想到祁同伟一到赵家坟上就扑通跪下,然后伤心地大哭起来,鼻涕眼泪一大把。 高育良又一次打断李达康的陈述,他脸色铁青地质疑李达康想借哭坟说明什么,高育良替祁同伟解释,会不会是他因为触景生情,想起了自己的某一个亲人,或者恰巧那时候他的一位亲人刚刚去世。高育良转过头盯着李达康,语气冰冷地质问他有没有了解过这些,没想到李达康竟然真的为此做过调查,祁同伟父母健在,而且他们是长寿家族。 沙瑞金听完哈哈大笑,高育良继续为祁同伟辩解,他这样做既没有违反党章也没有犯国法。李达康则不依不饶地回敬高育良,既然祁同伟没有问题,是不是可以提他当副省长。两个人针锋相对地互不相让,让会议的气氛一下子凝重了许多,大家都静观其变,沉默不语。 接着,高育良说起那些给陈岩石送花鸟的干部,还有前几年三百八十多名干部给领导生日送礼二百八十万的事情,如果把这些人都撤职,是不可能的,干部队伍会彻底垮掉的。沙瑞金认为可以按照党纪国法来办,如果那些靠投机钻营,贪污腐败的人能升官,就是对兢兢业业工作的同志最大的不公平。 陆亦可和周正他们四人一起来到省厅招待所找到蔡成功,与此同时,赵东来也带市局的警车堵在招待所的门口。当蔡成功得知侯亮平现在是汉东反贪局局长的时候,他一脸的兴奋老鹰画室,马上打电话给侯亮平核实,侯亮平要他立刻跟陆亦可他们走。 陆亦可带蔡成功刚上车准备离开,就被赵东来带来的两辆警车堵住,陆亦可亮出工作证,声明自己在执行公务,而且一定要带走蔡成功。赵东来也不甘示弱,因为蔡成功涉嫌重大事件,他也坚持要带走,陆亦可担心时间一长蔡成功会有危险,要求赵东来给自己24 小时时间审讯,到时候他可以到反贪局来提走蔡成功。赵东来坚决不同意,两个人都不让步,一时僵持不下。 此时,季昌明来找侯亮平,提醒他不要总想办案,也要多照顾人情世故,季昌明首先替吕梁副局长解释,其实他是工作认真负责的好同志,因为长期身体透支严重,一直拖到现在才去看病,还嘱咐侯亮平去医院探望,侯亮平反驳了季昌明的话,觉得吕梁排斥自己的理由不成立。季昌明继续说起陆亦可他们,因为他们和陈海关系好,希望陈海早日醒来,所以侯亮平的到来,让他们很反感,侯亮平笑称自己犯了众怒。 季昌明接到赵东来的电话,他要来检察院见季昌明。与此同时,侯亮平也接到陆亦可的电话,侯亮平立刻给祁同伟打电话求助,并问市局怎么会知道蔡成功在招待所,祁同伟很为难,因为蔡成功是李达康下了死命令要抓的人,他也无能无力。况且现在省委正在开会研究他副省长的任命,在这个关键时刻,他不能得罪李达康。 侯亮平不明白为什么李达康对蔡成功这么关心。因为蔡成功是他发小,所以他只能回避。这时候,赵东来来到检察院,季昌明和侯亮平一起来见他,他们俩表面上互相寒暄,其实却是剑拔弩张,最后侯亮平决定不带走蔡成功,就在招待所对他进行审讯,二十四小时以后市局再将蔡成功带走。 此时,常委会接近尾声,沙瑞金决定暂时冻结对一百二十五名干部的任命,只让大会表决侯亮平反贪局长的任命,因为他是最高检派来的,负有特殊使命,而且是带重要线索来的。沙瑞金没有等到正式任命书下来,就直接让他上岗工作了,到举手表决的时候,只有李达康没有举手,沙瑞金问他为什么赵雅倩,高育良质疑他是不是因为侯亮平是自己的学生,他故意不举手的。最后李达康也同意了对侯亮平的任命,所以全票通过。随后沙瑞金宣布散会。 季昌明带侯亮平来看给他安排的住处,林华华正在房间帮忙收拾,突然她接到周正的电话,得知他们要审讯蔡成功,时间是24小时,林华华对他表示同情。侯亮平饿了,想要吃饭,可是林华华只会煮方便面,她趁机吐槽陆亦可总让他们加班,所以她什么都不会做,侯亮平觉得她是为自己找借口,看到侯亮平在百忙之中还会做一手好菜,林华华佩服得五体投地。 陆亦可和周正他们很快将审讯室布置好,蔡成功很警觉地环顾四周,他坚持要等侯亮平来才开始交代。 常委会结束以后,李达康急匆匆赶回京州市政府,他要参加大风厂一一六事件善后会议,临开会前,赵东来把蔡成功在省厅招待所,接受反贪局审讯的事告诉了李达康,李达康问赵东来见没见到侯亮平,他想起沙瑞金提到侯亮平带重要线索的事。 大会开始,李达康问大家,大风厂1365名员工,4500万安置费的问题怎么解决,由于蔡成功破产还不上,而山水集团又不负担,大家面面相觑,都默不作声。李达康大声宣布,这些钱政府来出,并且让各个部门自动认领,大家不置可否。 李达康首先问光明区区长孙连城,他无可奈何地表示随便,李达康生气地让他全部负担,孙连城吓得连连摇头,叫苦不迭,他建议让财政和维稳负担大头,区里负担小头。他抬头看到李达康阴沉着,满是怒气的脸,他委屈地解释,区里能卖的地都让丁义珍卖完了,自己现在也是勒紧裤带过日子,而且马上发工资都困难了。 李达康气得大声呵斥他,是不是让市里再给你补点,孙连城不明就里,竟然回答如果市里能给点就更好了。李达康接着问市财政的领导,他表示能挤出1500万,李达康让他出2000万。公安维稳资金出1000万,孙连城出1500万,孙连城刚想反驳,又遭到李达康的训斥,李达康命令他们的资金一个星期必须到位,否则就主动辞职。 蔡成功连连摇头,称自己不举报了,也不想举报了。陆亦可告诉他侯亮平必须避嫌,蔡成功见状,吵着说自己困了,他要睡觉江湖接班人。
康神世纪董事神女哥:Etdm628
第10集 蔡成功举报欧阳菁受贿 郑西坡抚恤受伤职工
陆亦可无奈,只好让周正给他安排地方休息,蔡成功躺在床上,背对着他们,其实他根本睡不着,陆亦可对他好言相劝,不管蔡成功举报谁,都会替他保密,希望蔡成功相信自己。蔡成功反问她,他们局长陈海都被人撞了,陆亦可怎么保证他的安全,陆亦可被问的哑口无言。 眼看时间一点点过去了,陆亦可只好向季昌明求救,因为蔡成功的拒不配合,所以侯亮平必须来。季昌明告诉陆亦可,侯亮平必须要回避,因为省里和市里都盯着,如果让侯亮平去,就是授人以柄,让陆亦可克服困难,继续对蔡成功攻下去。 这时候,侯亮平已经做好饭菜,正和林华华一起吃,林华华对侯亮平的厨艺赞不绝口。林华华说起吕梁的变态,侯亮平制止她的胡言乱语,说自己也想了解一下吕梁,林华华指出吕梁是为了获得领导好评,明明能早点完成的工作,他故意拖延,害得他们天天加班。又说陆亦可是刻薄老修女,但是工作绝对厉害,自从陈海出事以后,她变得更刻薄了,把他们当牲口一样使唤。林华华竟然想撮合侯亮平和陆亦可,当得知侯亮平不但结婚,孩子都10岁了,林华华很失望,侯亮平顺口问为什么不撮合陈海和陆亦可,林华华知道陈海不想耽误陆亦可。饭后,看到林华华打包剩菜要带给周正吃,侯亮平决定再做饭给陆亦可他们一起吃。 林华华打包好饭菜,季昌明过来找侯亮平了解蔡成功,因为他的不配合,让陆亦可他们一筹莫展,季昌明得知蔡成功自幼家境贫寒,成绩不好,喜欢打架,还是个二皮脸,他毅然决定带侯亮平去见蔡成功。 大风厂一一六事件善后会议还在继续进行,李达康和大家讨论职工股份的问题,有股份的老员工一共五百人。李达康指示,股份问题要走司法程序,对蔡成功和山水集团的起诉也绝不姑息,法院要特案特办,尽快立案,尽快审理,尽快结案。随后李达康指出大风厂事件是腐败带来的恶性案件,孙连城说大风厂大门新换了大标语,“严惩贪官,还我公道”。当赵东来说到职工有去省委省政府告状的想法的时候,李达康觉得时间紧迫,让各工作组必须马上进厂,千万不能让工人走出去,李达康再次强调各路资金必须一星期到位。 散会后,赵东来找李达康投诉,他激动地称,高小琴赚了那么多钱,为什么不让她拿钱,山水集团到底是什么背景,赵东来不能动用维稳资金,主动要求辞职,李达康无奈地苦笑,他答应想办法给他解决一千万,而且李达康已经请了两个律师,让他们去好好查一查大风厂权益问题。 侯亮平的到来,让蔡成功既高兴又很激动,他狼吞虎咽地吃着饭,还不住地夸侯亮平做得好吃。饭后,蔡成功全盘交代了大风厂破产的始末:在京州,只有欧阳菁的城市银行和农村信用社给蔡成功贷款,蔡成功分别找欧阳菁贷款四次,每次都是用蔡成功母亲张桂花的银行卡给她五十万的回扣。后来蔡成功用过桥贷款的方式向山水集团贷了五千万的高利贷用于大风厂的生产,约定六天时间还清,用大风厂的全部股权做抵押,结果欧阳菁又取消了蔡成功事先预约的贷款。蔡成功只好和农村信用社贷款,他们已经答应了蔡成功的贷款请求,可是欧阳菁打电话给农村信用社一把手,不许给他贷款。三个月以后,京州人民法院根据抵押协议将大风厂全部股权判给了山水集团,工人们恨蔡成功,以为是他勾结高小琴骗大家。蔡成功怀疑欧阳菁有了更大的客户,所以放弃他了。最后,侯亮平又说起大风厂的大火,蔡成功辩解与自己无关,那天晚上他本来和陈海约好见面,因为看到市局的人,蔡成功才没敢去见陈海。 蔡成功将淤积在心里很久的话痛快地说出来,他如释重负,人也一下子轻松了许多。侯亮平看着被折磨的心力交瘁的好友,心里很酸楚。临走,侯亮平嘱咐蔡成功要当心。 第二天,赵东来来接蔡成功,侯亮平请求赵东来先去给蔡成功看病,因为一一六那天他受伤缝了8针,侯亮平反复叮嘱赵东来,希望能保证蔡成功的安全,他们会定期抽查蔡成功的安全和健康。 郑西坡来医院看望受伤职工,他把蔡成功给的十万元分给他们,重伤的两人每人八千元,其余三十八人,每人两千元。他拿出八千元放在文革的被子下面,他们一家都在大风厂,文革又烧成这样,文革的老婆汤成兰想借郑西坡的三轮车卖早点。郑西坡提议大家能不能组织起来二次创业,汤成兰当然同意。接着郑西坡去慰问其他职工,大家都围着他追问蔡成功在哪里,郑西坡劝大家,政府工作组明天进大风厂,一个星期解决大家的安置问题。政府已经派两个律师,和山水集团打官司,大家都很担心官司不会赢成都耍耍网2,纷纷要去上访,郑西坡无奈。 高育良告诉夫人吴惠芬老师,他觉得新来的沙瑞金书记不可小觑火星鼠骑士,把陈岩石请来给大家上一课,看来是要有大动作了,吴惠芬也觉得汉东早就该彻底整顿了,高育良觉得人的贪欲一旦打开,想收都收不住。 这时候,祁同伟打电话,他已经在来高育良家的路上了,高育良很反感他的所作所为,尤其是跑到陈岩石那里挖地,还让沙瑞金逮个正着。 祁同伟早听说常委会上李达康对自己的评价,他很生气,高育良激动地和祁同伟讲,一个共产党员要有党性,领导干部要有人格,沙瑞金书记来得正好林宗一,来得正是时候,党风该正了。祁同伟告诉高育良,他已经安排好和侯亮平他们的老同学聚会,高育良因为要避嫌就不参加了。最后,高育良提醒祁同伟要处理好家庭关系。 郑西坡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郑胜利和女朋友张宝宝捧出一个大生日蛋糕,要给郑西坡庆祝虚岁六十的生日,郑西坡猜出他们俩一定是要算计自己。果然,郑胜利劝郑西坡把大风厂的股份交给他,他去找蔡成功算账。
康神世纪董事神女哥:Etdm628